二十饼少年

穷困博主在线接活。↓
可点梗写文,写戏,写作文,写贺文,写文案,写广告,写情书,写寒暑假作业
老板不满意我可以改
价格实惠,绝不坐地起价

[FB] 圣诞就应该聚在一起

[FB] 圣诞就应该聚在一起

  

-  主Theseus/Newt,全员涉及
-  私设有,OOC有
-  迟到的圣诞节沙雕甜饼,祝食用愉快

  

  -

  最开始是忒修斯斯卡曼德给亲爱的弟弟送去一封信,鎏金线条勾勒边缘的信封搭配精致的火漆,他似乎比写公文更加严谨署好名,让猫头鹰带着某份特属于“忒修斯”式的期待飞向天空。

  十二月早已光顾世间,再过几日又是圣诞节。

  “希望他今年能回家过节。”忒修斯盯着结霜的窗框喃喃,半晌他转回头深叹长气,重新埋进只处理到一半的工作。

  
  

  “好吧,让我猜猜,是金加隆?还是一只怀表?”纽特细长的手指灵活地挠着被他倒过身子的嗅嗅,小家伙蜷着爪子护住口袋,看起来并不打算轻易让对方得逞,最终还是败给自己身经百战的“妈咪”。

  看着掌心里一堆涂了金粉的小铃铛,纽特觉得太阳穴一突一突地疼,“这些小东西你从哪里拽下来的?别告诉我是今早那棵杨松,那是别人的圣诞树……等等,圣诞树。”

  纽特像被施了咒般放慢语速,他的手忽然懈力,任由嗅嗅撅起屁股灵活地跳到桌上,朝诱人的茶匙小姐狂奔而去。现在纽特没工夫去管这事儿,他也朝反方向狂奔去——放置信箱的大门。

  他有个预感。

  
  但是纽特刚打开门,竟然看见举起胳膊想要敲门的蒂娜。

  “嘿...嗨蒂娜?你怎么在...我家门口?”

  心跳陡然加速的纽特局促地握紧门把,蒂娜也没好到哪儿去,神色不自在地轻咳一声:“这说来话长,我,还有奎妮、雅各布都来了。”

  纽特抬高视线,果然看到不远处一身靓丽粉色的奎妮,她在风中狼狈地扶正自己的大帽子,还试图去牵提着两只行李箱的雅各布,无意间撞上纽特的视线后,干脆不顾又歪掉的帽子,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兴奋地朝纽特挥手。

  “能让我们进去吗?”蒂娜声音再度响起,纽特下意识朝旁边闪身让出路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傻站了多久,冷风早已灌进他的屋子,冻得他双手冰冷。

  “噢——我的好兄弟,很高兴见到你,”雅各布一进屋就给纽特一个热情的拥抱,“你猜怎么着?我们准备在英国过今年的圣诞,这都是奎……”

  “是蒂娜的主意!”奎妮趁机抢过雅各布的话头,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下也热情地给纽特一个拥抱,“我们都想知道伦敦的圣诞节是什么样,再说我们很久没见面了,对吧蒂娜?”

  被点名的蒂娜迅速接到自己妹妹的暗示,但蒂娜恐怕得让她失望了。“是啊,我们……想看看伦敦的圣诞节。对了。”蒂娜化开嘴角尴尬的微笑迎上纽特的目光,她从大衣口袋里摸出封信递过去,“我在门口捡到了这个。”

  

  纽特这才想起自己要去做什么,他看着上面熟悉的来信人,神态自若地把它压到一颗苹果下,“不是什么重要信件。”

  “你确定吗纽特?那好像是你哥哥,”蒂娜看眼奎妮接着道,“你应该看看。”

  “不...”纽特在几人的眼神支持下不得不重新拿起信,“好吧,我觉得我能猜出他会说什么。”他舔舔下唇拆开信封,展开纸张。

  

  “你猜他哥哥会跟他说什么?”奎妮轻轻碰了下雅各布的肩膀,压低声音,但掩盖不了兴奋神色。

  “……呃,圣诞快乐?”雅各布的小胡子抖了两下,说出个中规中矩的答案。

  “我猜是‘希望你不要错过今晚的圣诞晚餐,家里人都很想你,我也是,我很想见你,纽特。’什么,之类的。”

  “你真的是在随便猜猜吗,亲爱的?”雅各布拉住奎妮的手,试图阻止她在去读自己兄弟的心。奎妮点点头,“而且纽特好像并不想回家,我觉得他哥哥肯定会很伤心。”

  

  

  终于读完信的纽特又把信纸沿着原先的折痕叠回去,就像他每次做得那样熟练,但这次他抬起头却看到几人忧心忡忡看着自己。

  “What?”

  “噢,纽特…”奎妮率先开口,她满脸都是担忧与愧疚,“这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突然提议说要来伦敦和你过圣诞,还说要给你个惊喜。”

  “可你刚刚说是……”

  “我们可以现在就离开,”蒂娜再次打断奎妮的话,她表现得非常果断与善解人意,“好让你回去跟你的兄长一起过圣诞。”

  “可我不会回家,”纽特发觉大家误会什么,他再次对上蒂娜一副打扰自己的模样就又慌起来,在奎妮提裙子离开前急匆匆补充,“我们可以一起去我家!”

  

  -

  
  这就是为什么本来冷冷清清的斯卡曼德住宅,忽然多了一群人的原因。

  谁会不喜欢甜甜说话,礼貌懂事又勤快的小姑娘呢?“我真的太高兴可以见到你了,夫人!”奎妮一到斯卡曼德家就和纽特母亲混在一起,她们一起在厨房为平安夜晚餐做准备。

  雅各布因为斯卡曼德家魔法物品而惊叹,他本不安地坐在客厅的沙发里,享用巧克力饼干,但他发现只要自己一走神,手里的饼干就会不翼而飞。

  “我喂完食立马下来,”纽特提着箱子钻回自己房间,丝毫没有招呼朋友的主人样,在他的潜意识里这些事一直都是忒修斯在做。

  至于蒂娜,她就正和“招呼朋友”的忒修斯尴尬会面,后者开门见到来者是自己弟弟时的喜悦已不复存在,他有一搭没一搭询问蒂娜关于美国魔法部最近情况,蒂娜也不痛不痒地回答着。

  但一提到纽特好像就有些变味了。

  “其实我没想到纽特今年会回来,虽然他小时候很喜欢圣诞节,缠着我要礼物。”

  “我也没想到他小时候会这样,现在游历的样子倒是更加帅气。”

  “虽然我不鼓励他的心思都在那些动物身上,但好在这让他保留了快乐与纯真。”

  “确实,他是个有爱心的人。还有点,怎么说,他曾说我的眼睛像火蜥蜴,他很直率。”

  “……我去看看纽特在做什么。”

  即使是坐在中间吃甜点的雅各布也感受到其中的尴尬,和一丝悲伤?雅各布不太确定,但他确实感觉到当蒂娜说出“火蜥蜴”这个听起来就糟糕的比喻时,忒修斯落寞地起身走向楼梯口,而蒂娜面色平静地端起茶杯。

  

  忒修斯刚离开,门铃又响起。

  还留在客厅的蒂娜和雅各布面面相觑,最后还是蒂娜起身打开门,接着愣在原地。

  双鬓发白的男人站在门口,他身穿昂贵的大衣,浅灰色围巾搭在肩膀悠悠下垂,他看见蒂娜也是一愣,不自信地往后退了一步:“这里是斯卡曼德家?”

  “是的,格雷夫斯先生,”蒂娜悲怆地让出路,谁也不想在节假日见到自己上司。

  帕西瓦尔走进屋里,看见雅各布略微惊诧地打个招呼,然后去厨房向女士问好,最后才试图寻找那对兄弟。

  “他们在楼上,要喝点热茶吗?”蒂娜恍惚觉得自己像这个屋子的女主人,心里不觉埋怨并不负责的斯卡曼德兄弟,而说实话,招呼人这个工作也一直是奎妮在负责。

  “茶来了——”奎妮亲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精致的茶壶比她先到,“你们不能想到这茶有多香,亲爱的你先尝尝。噢,格雷夫斯先生…”

  奎妮投给蒂娜一个询问的眼神,蒂娜耸耸肩,看穿姐妹之间很明显小动作的帕西瓦尔捧起茶杯轻抿一口,“是忒修斯邀请我来过圣诞,所以…”客厅陷入短暂的沉默,雅各布首先反应过来,朝帕西瓦尔伸出手,“很高兴认识你,先生。我是雅各布。”

  一群美国人沉默地对坐喝着英国热茶,画面诡异程度直逼纽特坐在办公桌里而他哥在旁边喂孩子奶。奎妮小幅度碰了碰蒂娜的腿示意她说点什么,蒂娜摩挲茶杯边缘苦恼地斟酌开端。

  “所以,蒂娜你和纽特……?”结果还是帕西瓦尔率先打破沉默,但显然不是好的开始,实际上气氛还冻住几分。

  蒂娜握茶匙的手顿在半空:“没有,我们……呃,你知道,普通朋友关系。”

  “噢…”

  “对了,格雷夫斯先生是一个人过来的?”

  “是啊……”

  好极了二位,你们在冻结气氛上帮了很大的忙。奎妮叹口气刚想转移话题,门铃声又一次响起,她几乎是从沙发上弹起来:“我去开门——”

  

  -

  

  忒修斯蹲在纽特的箱子前,敲了三下厚实的皮革表层,接着有些别扭地爬下摇摇欲坠的木梯子,他上一次进纽特的箱子还是去年夏天,不难看出纽特已经又换了一只新的手提箱。

  “纽特?”

  没有回应。忒修斯推开门,朝更深的地方走去。

  他身上人类气味(雪茄呀,酒啦,或许还有血的味道)让动物们有明显的不安,反正隐形兽是“唰”一下就不见了,球遁鸟紧随其后无影无踪。

  “纽特!”

  忒修斯抬高音量再次呼唤弟弟的名字,如果这次得不到回应,那他就不得不换成另一个小名。

  仿佛听到自己兄长心里打什么坏主意,纽特一边挥手边回应:“这儿!”

  忒修斯略微狼狈地推开那些本该生活在热带雨林的大叶子,磨蹭到纽特身边,他可爱的弟弟正全神贯注盯着某处,忒修斯知道无论自己现在开口说什么,肯定会被制止。所以他只是跟着纽特往前盯,偶尔悄悄看眼好久不见的那些小小又可爱的雀斑。

  可怜的英国英雄在弟弟面前毫无面子可言。

  直到纽特抱下受惊的隐形兽放回窝中,忒修斯立刻抓紧机会逮住纽特:“纽特,听我说,我很高兴你今年回家过圣诞节..”

  纽特抬头瞥眼忒修斯,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抢先抱住对方,在他心里无论忒修斯想告诉他什么消息或者说什么教训,最后都以一个黏人的拥抱结束。

  此时此刻还心系其他动物的纽特赶时间地直接跳到最后一步,他满脸写着“好吧我知道了,这个就是你想要的,对吧?”

  忒修斯确实被这个主动的拥抱吓一跳,也可以说很高兴,但当他看到纽特的表情,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。直到他回到客厅才恍然,他刚刚好像是被纽特当做一种需要照顾的神奇动物。

  拥抱才不是驯服我的招数好吗?忒修斯愤怒地扭身想冲回去,却被母亲叫住,只好暂且放过自己可恶的弟弟。

  

  雅各布和奎妮本在旁若无人地喂蛋糕,但是帕西瓦尔在场还是收敛起恩爱的气场,蒂娜坐立不安地抚平裙子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,帕西瓦尔沉默着喝茶。连刚刚端着新的热茶走进客厅的忒修斯也察觉到气氛的尴尬。

  但他也没有办法,过往的战友还能寒暄几句,纽特的朋友就真的无从谈起——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个麻瓜。

  就在几人面面相觑,等着谁来打破这份沉默时,门铃又响了起来。

  蒂娜和忒修斯同时起身要去开门,为了避免两个人打起来,奎妮自告奋勇先一步来到门前,她拉开门,友善的笑容迅速僵在脸上。多希望来斯卡曼德家过圣诞只是一场幻觉。

  “Merry Christmas?”

  克雷登斯吞吞吐吐说出祝福,站在他身后的纳吉尼有些警惕看着眼前陌生的女人。忒修斯起身揉捏鼻梁,真好,局面还能更复杂吗?

  

  “我是不是来晚了?”一道男声响起,众人纷纷投去目光,竟然是邓布利多,而他的后面是……格林德沃?!

  

  本站在门口的年轻情侣立刻钻进客厅,负责开门的奎妮已经意识不到自己的微笑有多僵硬,忒修斯转身打算去跟纽特要个合理解释,蒂娜则直接白眼一翻,圣诞节真好,每个人都应该爱上圣诞节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BC.
去年圣诞节的脑洞,发现没有写完,可能是写不完了..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114 )

© 二十饼少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